您的位置: 首页 >微整形 >

是什么成就了这股医美整形时尚

2021-03-25 18:19:06 来源:光明日报

在过去的几年里,医美整形正在成为一种时尚。越来越多的女性群体被医疗美容所吸引,不少的男性也逐渐加入到这一股“变美”的大潮中。面对纷繁复杂、日新月异的审美流行,有人冷静旁观,觉得这只是人们为了虚荣心和面子的追求;而更多人则选择热情追随,迫不及待地参与其中,变成了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个必需品。

是什么“成就”了这股医美整形时尚?换句话说,这股医美整形时尚背后的深层动因是什么?

德国社会学家齐美尔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曾对时尚发表了见解,在一篇名为《时尚的哲学》(The Philosophy of Fashion)的文章中,齐美尔将时尚定义为“通过某些生活方式,人们试图在社会平等化倾向与个性差异魅力倾向之间达成妥协,而时尚便是其中的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。”

在这里,社会平等化指的是人人都处在一个频道上,穿着打扮都一样。个性差异魅力指的是在全民统一的基础之上,一些人选择突出自我的特色,展现出不一样的元素和风貌。譬如1980年代,大家都穿着千篇一律的灰色中山装或蓝色解放装,成为了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。而随着电影《霹雳舞》在国内上映,年轻人纷纷“跟风”烫起了爆炸头,走起了太空步,就是一种追逐时尚、展现自我的生活方式。

改革开放以来,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断提高,人们的思想观念也显著更新,对美的追求逐渐萌芽,并且发现追求美的门槛不再高不可攀。或许只需要通过几个疗程或一些小手术,前沿的医美整形技术就能让自己更有光彩,甚至一次性解决身体或容颜烦恼。人们开始有更多的机会掌握自己的生活方式,一点点的改变就能带来更大的自信。

然而,在个人对美的追求之上,更多时候,其实是社会在对个人产生着强大的推力和拉力。一方面,社会对审美具有压迫性的推力,比如“网红脸”的诞生就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大众对“大眼睛”、“双眼皮”、“高鼻梁”、“尖下巴”和“白皮肤”的单一审美。在此基础之上,不少的用人单位都会把容貌作为用人考核的一个潜在指标,从而在无形中增加了年轻人求职时的“容貌焦虑”。

另一方面,社会对审美具有吸引性的拉力。医美机构轰炸性的宣传推广、一些APP上动辄数十万篇的经验分享、短视频等拍摄软件的神奇滤镜等等,都是“拉力之手”。以“热玛吉”为例,这项宣称“激光去皱紧肤、促进胶原蛋白重生”的医美项目近两年在95后群体中不断爆红,其“秘诀”就是邀请意见领袖代言造势,再通过各类社交媒体的不断轰炸式宣传,让其化身为无所不能的逆龄神器。最后,通过盖上“除了贵,没毛病”的鲜明标签,该项目又被成功赋予了轻奢与小资的属性。如此看,社会在审美形塑和行动催化上的力量甚至是主导的。

如果说,出于对美的追求进行适度调整,只要不太超越自己的支付能力,还算是一种现代生活刚需的话,当下,参与医美整形的群体呈现越来越年轻化、消费项目越来越昂贵化的趋势。一些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即使借贷也要手术,整了不满意又多次再整。这一现象的背后,更多地展现出的是一种我们在当代审美上的迷失。

不断通过医疗技术来塑造美,其背后是一种与社会分层相关的“时尚的游戏”。正如齐美尔所指,“新颖的时尚,无论怎样都仅仅顺应较高阶层。一旦较低阶层开始养成这种时尚,那么,较高阶层便远离这种时尚,转向新的时尚。通过新的时尚,较高阶层重新同广大芸芸众生区别开来。”

换句话说,时尚始终处在新旧交替的变换过程之中。较低阶层看到较高阶层的风尚品味后,开始也产生了仿效较高阶层对于时尚的追逐。这反而促使较高阶层抛弃掉旧的时尚,转而去创造出新的时尚,以便将较低阶层远远甩在后面,以凸显自己的特殊身份与地位,以及与较低阶层的差异性。于是,“时尚的游戏就这样快乐地周而复始。”

过分追求所谓的“美”,可能会导致从众甚至盲从的心理,其实反而会带来个性的消失。本来是为了让自己更美一点,“整”到最后连自己看自己都觉得陌生,甚至失去了原来的特色。

所以,在追求美的过程中,有人会被外在的浮华所吸引,并因此而迷失了自我;在金钱利益和虚名地位里穿行,却很少关注真正的需求是什么,什么是适合自己的。时尚的本质就是模仿-同化-形成阶层分”这样不断循环的过程,时尚并不是简单的物质需求,而是由社会塑造的。社会风潮的更迭虽然短暂快速,但是时尚本身是永不改变的,它会一直存在并深深影响人类的社会和生活。

事实上,医美整形之美作为一个社会的产物,本身是无辜的。时尚是一面镜子,折射了当下的光怪陆离、善恶交织和社会的螺旋式发展。希望每个人都不掉入一些由美而起、却又因为人心而变的陷阱和套路中,植根于内心的修养,保有内心的自由。(严飞)

秀美整形 平台版权所有 联系QQ:2237202586
Copyright © www.chinasunrise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琼ICP备2021000578号-2 网站地图 |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