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整形项目 > 口唇整形 >

帮孩子找回自信 闵行这位微笑医生为孩子们操碎了心

2021-03-17 20:05:34 来源:澎湃新闻

唇腭裂、颅缝早闭、小耳畸形、小下颌畸形……采访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小儿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董晨彬,很容易被这些先天的生长缺陷震撼到。令人欣慰的是,这位自称为修补匠的医生,利用手中的柳叶刀巧妙地修补了这些遗憾,给孩子的人生带来了光明和希望。

投身小儿整形领域10余年,董晨彬坦言,心里很满足。“每天最充实的就是踏着夜色下班时,回想今天完成了几台手术,能帮到几个孩子找回自信。”一天下来,身体虽然疲惫,但心情愉快无比。有遗憾更有成就

学医,是董晨彬从小的梦想。在他心里,医生每天都会接触不同的病人,帮助他们解决各种问题,很有挑战,也很有意义。所以,在高考志愿填报上,他义无反顾地填报了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。

2000年,董晨彬“如尝所愿”进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学习。2005年毕业后,他来到儿科医院,开始在儿外科里轮转“普修”。3年后,虽不是整形外科科班出身,但在导师郑珊教授的鼓励和引导下,董晨彬决心扎根小儿整形外科。很快,他的机会也来了。2009年4月,儿科医院和爱心无国界开展了一次联合慈善医疗活动,邀请了2个医生(1位麻醉师、1位外科医生),给20个福利院的孩子做唇腭裂手术。“刚开始,我跟着他们学,后来老师做一个我做一个,我做的时候,老师就旁边指导。”慢慢地,手术经验就积累起来了,具备了单打独斗的能力。

董晨彬还记得自己单独完成的第一个手术。当时,一位来自松江的老先生给儿科医院院长办公室写了一封求助信,说自己孙子七八岁了,话还说不清楚。求助信转到小儿整形外科后,他很快就联系上这位老先生,并安排孩子住院。“这个孩子主要是腭裂,手术不太复杂,很快就做好了。1年后来复诊,孩子的英语都说得很棒了!”看到一次手术就能让孩子有这么大的变化,董晨彬非常开心。在他的带领下,儿科医院小儿整形外科不断发展壮大。从最初专科门诊量仅100余人次,手术量不足百台,至目前年门诊量超2000人次,主刀手术超700台。其中,多数手术都是首次开展,如颅缝早闭的颅骨重塑整形术、小耳畸形的全耳再造术、小下颌畸形的钢丝牵引和截骨牵引术等。

不过,也有遗憾的时候,那是一个耳廓再造手术。“当时小孩七八岁,尽管手术完成的很顺利,但每个人的恢复情况不同,最后外观效果不能如愿。”董晨彬惋惜地说,手术可以重新做,但对孩子来说又是几次的创伤和疼痛,对家庭来说又是经济负担的问题。

比美容更有意义

小儿整形外科是怎样一个学科?“它不是美容,主要是器官的修复,如果说美容整形是锦上添花,那么小儿整形则是雪中送炭。”董晨彬说,和成人相比,小儿整形比较单一,更多的是对先天畸形的修补,从某些角度来说,比美容更有意义。

在,唇腭裂的发病率为1/550,如果按每年1600万新生儿计算,每年大概有3万的唇腭裂患儿。因此,唇腭裂手术也是小儿整形外科的主要手术之一,一个唇腭裂孩子基本上要经过3次以上手术才能得到比较完整的修复。

对于唇腭裂孩子,董晨彬认为,要正确客观地看待。“这是一种多发常见先天畸形,有遗传因素,有环境因素,也可能孕期受到病毒细菌感染。”如果产检时发现胎儿有唇腭裂的情况,他建议父母要慎重考虑,不要轻言放弃。“这不是很严重的疾病,它是可以治愈的,外观的状态也多数是令人满意的。”“任何一个伤口都会有疤痕,唇腭裂手术一般不会太严重,加上小孩的自我修复能力,可以恢复得比较好。”董晨彬说,通过手术可以做出嘴唇的形态,不单单是闭合裂隙。

经手那么多孩子,他总结道,唇腭裂基本局限在局部,对孩子健康也不影响,后期能够通过语言发音功能训练,避免吐字不清等问题。“无论怎样,唇腭裂是消灭不掉的,父母要接纳,社会也要接纳。”

现在,每周二、四、五是董晨彬的手术日,基本上都要晚上六七点才能下班,要是手术量大的话,最迟忙到晚上11点多的也有。记者采访前一天,他做了9台手术。

看到医生如此忙碌,有些家长不免提出疑问:一天做这么多手术,身体吃得消吗?“有些手术不能拖,必须抓紧做,在安排上,我们也会大小穿插,有计划地分配好体力,保质保量完成。”董晨彬始终认为,一定要让家长放心,这是他做手术的第一原则。

拿出足够的责任心

这些年来,董晨彬培养了一支朝气蓬勃的团队,包括4名专科医生、1名副主任医师、1名主治医师、2名住院医师2名。而他,也从最初的住院医师,变成了学科带头人。“真正的压力是后面慢慢释放出来的,包括人才梯队建设的压力、临床研究的压力等。”董晨彬说,专科的发展、人才的培养等都是接下去要考虑的重点。

好在,董晨彬自己有一个比较完整的递进式学习过程,从刚开始的跟师学习,到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进修,再到费城儿童医院整形外科进修,眼界逐步开拓,视野逐步拓宽,这些经历让他带起团队来,心中更有底气。现在,很多年轻人愿意到小儿整形外科。一方面,这是一个新型专科、朝阳专业,更有发展舞台;另一方面,外科医生实操性更强,职业满足感更加明显。“当帮一个小孩修复了面容,让他找回自信,作为医生的成就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。”

“任何一名医生,都要把位置摆正,拿出足够的责任心。”这是董晨彬经常和大家说的一句话。“年轻医生可能经验比较欠缺,但是责任心一点不会比高年资医生差,只要足够关心病人,那就成功了一半。”每次手术,董晨彬都有一个习惯:结束前一定要“回头看”,看看有哪些不满意的,怎样通过技术调整,达到理想的效果。“虽然我们有严格的治疗原则,但很多手术有个体化差异,一定不能急着结束手术。”对于手术,他说自己是追求完美的人。

前些天,一位年轻医生告诉董晨彬,自己缝针技术还不够熟练。他当下就建议其利用业余时间多加练习。“别看缝针很简单,怎样拿针,如何进针,都要有悟性。就像金庸笔下的拳法,同样的招式不同人打出来,有的如行云流水,有的却生硬呆板,区别就在于时间的打磨。”

作为医生无比幸福

董晨彬办公室的墙上,挂着一张照片。照片中的他刚刚做完手术,摘下口罩,转身的刹那,流露出轻松的表情。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瞬间,也是近10年公益之路的一个见证。除了医生这一身份,董晨彬还是“微笑明天”唇腭裂慈善行动的资深国际志愿者。2011至今,董晨彬多次受邀参加南昌、郑州、内江、邯郸、昌都、肇庆等地的微笑行动,完成百余例唇腭裂手术。2016年开始,他多次来到西藏,给当地藏区儿童开展免费唇腭裂手术,并因此成为西藏昌都市的“微笑天使”。

“在这些地方,你会看到很多在沿海地区看不到的,比如60岁的老太太嘴巴还是裂开的,还有一家三口都是唇裂。”董晨彬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户藏区牧民,家里两三个小孩有唇裂,他们离医疗队有两三天的路程,但只有一匹马,第一次手术的时候,由七八岁的大姐带着最小的弟弟来到医疗队就医。几次进藏,微笑医疗队终于帮他们一家都做好手术,回访中反馈效果很好。董晨彬打从心底觉得,能加入这样一支慈善队伍是幸运的。每年,董晨彬都会参加这样的公益行动。他说,能通过自己的专业技术为贫困地区的孩子送去健康,是一种荣耀。当看到一个唇裂孩子经过手术修复后露出灿烂的微笑,作为医生的他,是无比幸福的。

荣耀背后,董晨彬深感责任重大,对自己要求也更加严格。每周,他都会组织大家进行医学文献学习,还筹划参加国际会议,带领团队出去学习。“不管是会议还是文献,都会给我们打开思路,看得多了,想法就出来了,最终改进治疗方案,让患者受益。”董晨彬认为医学需要把经验和科学结合起来。

如今,服务好所有来到整形外科的家长和孩子,是董晨彬的最大愿望。“一名病人能够躺在手术台无条件地接受你的手术,对医生是无比的信任。我们要感谢他们,是他们给了我们实践治疗模式的机会。”董晨彬

医学博士,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主任医师,整形外科学科带头人,擅长各类先天性颅颌面畸形(尤其是唇腭裂序列治疗、颅缝早闭症、半面短小症、Robin序列征、耳廓畸形、上睑下垂等)、体表肿物、瘢痕、创面、多并指等的修复重建。

我们或许就将其作为采访对象,

进行深入采访,并带去你的问题!

秀美整形 平台版权所有 联系QQ:2237202586
Copyright © www.chinasunrise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琼ICP备2021000578号-2 网站地图 | 百度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