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整形日记 >

为了别的男人 我为他做皮肤埋线整容 如今他走了

2019-06-15 16:06:00 来源:

最近几天,我像掉了魂似的,我喜欢的一个男人离职了,而且他微信也半个月没联系我了。

这个男人不是我老公,是我的一个同事,他很帅,身材很好,为了吸引他,我每天精心打扮自己,甚至这几年先后花了数十万去整容去做皮肤埋线。

现在,他却不理我了,我每天都觉得很煎熬,翻看他的朋友圈,甚至查看他的微信步数,晚上也没心情带孩子学习。

不知道其他女人是不是这样,我发现自己每段时间总需要情感上依赖一个男人,为他欢喜为他忧,他们当然不是我老公。

我从头说起吧,我叫欣怡(化名),今年37岁。

我和我老公是大学校友,他姓祝。我读的是新闻专业,他是机械工程。

大二的时候,他开始追求我,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他,因为他实在长得其貌不扬。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七二,身材也有点微胖。

可是他非常有毅力。他追了我整整一年,每天为我打水、送早餐,用自行车送我去各大教学楼上课,后来我考研的时候,他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为我去图书馆占位置。可以说,他就是用这种默默付出的毅力,慢慢进入我的生活,让我渐渐习惯了生活中有他、离不开他。

可我当时喜欢另一个男生(名字里有一个“威”)。威很帅,但是他却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,让我望而却步。

我经常坐在操场旁看威打篮球。我在场边给自己心仪的人加油助威,老祝却满头大汗地为我送来可乐。他不知道,其实我不喜欢篮球,只是喜欢打篮球的那个人罢了。

我有点于心不忍。

老祝对我是真的好,好到让我觉得不嫁给他,就对不起良心。可是他只知道一味地对我好,为我默默地做一切,他就像是我妈,照顾着我的生活,却从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
毕业后,我们一起去了现在这座城市。我进了一家报社工作,老祝去了一家外企。

我们顺理成章地结婚了。

其实,自从认识老祝一直到现在,我几乎没做过任何家务,从买菜做饭到收拾屋子,他全包了。

刚毕业参加工作那会儿,为了省钱,我们曾经租住过一套老旧的单间,做饭只能在走廊。

夏天的时候,我在房间里吹着空调看着电视等饭吃。老祝在走廊上挥汗如雨,炒菜做饭,全部做好以后端上桌。等我们吃完他又全部搬出去洗碗刷锅。

老祝很好,唯独不好的是,老祝的工作经常要出差,有时候一走就是个把星期。

他出差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,于是就经常去健身房。

在健身会所,我认识了一个叫辉的男人,他也是健身房的常客。

有一次我跑完步,在一旁喝水。他走过来说:“运动完,最好喝一些温水。”说完,他去倒了一杯热水给我,让我兑在一起喝。

那之后,我开始和他约着一起来健身。有了辉之后,我开始在意自己每次去健身时穿的衣服,我买了好几套健身服,都是那种凸显身材的。

那天,老祝又出差了,我去健身房健完身,辉提议一起去吃点东西。我们一边吃一边聊,很开心。

辉把我送回家,在楼下,他装作无意地问:你是一个人住吗?

“啊……不是,我结婚了,不过他今天出差了。”我心里一阵慌乱,不知道为什么要强调老公出差了。

辉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,目光灼灼地看着我,我被他看得脸上一阵发烧,心跳得好快。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静默了好几秒钟,辉打破了尴尬:“要不要我送你上楼?”

“要不要让他上楼?”我心里一阵天人交战,我们俩都清楚,他如果上楼了意味着什么,我知道他这是在试探我。我就像一个徘徊在悬崖边的孩子,战战兢兢地去窥探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里藏着什么秘密。

犹豫了很久,我终于艰难地做出了抉择。“不用了,谢谢你,我自己上楼就好了”。

辉还是笑眯眯的,说好吧。

回到家,我倒在大床上,望着墙上的婚纱照,心里的愧疚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。老祝对我还不够好吗?我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,不能做出对不起老祝的事情。

为了怕自己做对不起老公的事,后来,我减少了去健身房的频率,即使去了,遇上辉我也只是礼貌地跟他点点头,不再主动找他说话,他主动接近了我几次,没有得到积极回应也就不再怎么找我。

我们又重归陌路。

再后来,我们买了新房子,搬离了那个地方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辉。

2017年年底,我换了一个单位。在这里,我又遇到了一个新同事——凯。他是大我三届的学长,因为业务突出工作出色,现在已经是副主编了。因为是校友的缘故,他对我特别照顾,平时有采访任务也很愿意带着我。

凯很有才华,他能够在采访结束后,迅速地把采访内容打成腹稿,一两个小时内一篇通讯稿就完成了。而且他口才极好,编辑部上上下下都对他交口称赞。另外,凯的女人缘也很好。女同事们尤其喜欢和他说话逗趣。

我也不例外。

一开始我有些不懂的问题就喜欢在网上问他,后来从工作渐渐聊到其他话题。比如报社其他的小八卦、最近看的电影或书籍、家长里短的一些琐事,我都喜欢跟他说。

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网上聊很久,以至于到了后来,我很怕过周末和过节。因为到了那些时候,凯需要陪家人,我觉得找他说话不方便,他也从来不会在周末找我聊天。

我在精神上特别依赖凯。每天早上起床后配衣服的时候,总会情不自禁想,我这么穿凯会不会觉得好看?如果某一天凯有事没来上班我就变得很失落,然后迫不及待地在网上问他为什么没来。我还特别关注凯的朋友圈,他的每一条朋友圈我都会去看、去点赞。

我虽然没做实质性对不起老公的事,但我的一颗心早已全部给了凯。我觉得我俩就像一对没有公开恋情的“办公室情侣”,只不过每天下班后各自回家,办公室才是我们谈情说爱的战场。

凯很优秀,身边的女人也多。我想吸引他,开始喷香水、买各种新款的衣服,每个月的工资几乎全部花在了打扮上。幸好家里的所有开销,都是老公在负责。

有一次吃饭,凯随口说了一句他觉得下巴微翘的女人最性感,我却记在了心上。回家对着镜子左看右看,觉得自己下巴确实不美,我想这也是凯对我若即若离的原因吧。

我开始去整容医院整下巴,之后我又做了开眼角的手术,去年,为了皮肤再好一点,我花了六万多去做线雕。

我满心期待自己变美后,凯会为我着迷。可是,做了线雕后,因为埋线影响了面部神经,我的表情变得很僵。我不敢大笑也不敢有任何太夸张的表情。有一次,我听到有同事悄悄说我是面瘫。

我很后悔,医生说,随着时间的推迟,僵化会好转很多的,让我不要担心。可是,在这时候,凯却离职了。离别那天,他请我吃了一顿饭,我伤心地问:“你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凯笑着说:“还在一个城市,还可以联系呀。”

然而,他却从离开报社的那天起,再也没联系过我。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给他发了消息,约他吃饭,他一个多小时才回复说:“行,等我有空约你啊。”

隔着手机,都能感到他的冷漠。果真,他并没有“有空约我”。

凯不在的日子,我感到整个人浑浑噩噩的,上班也没劲头,回家后,因为心烦意乱,总是吼孩子,最后老祝不让我管孩子写作业了。

毒姐,我真的很苦恼。都说女人要独立,我认为我是一个独立的女人啊,我年薪二十几万,自认为算优秀了。可是,我在人生的每个阶段,总要找一个精神依赖的男人。我这样正常吗?我该怎么办?作为一个结了婚的女人,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,在婚姻的界限里不逾矩,不越轨?欣怡是典型的“精神出轨”,她需要不断寻找寄托,才能找到人生的目标感。

秀美整形 平台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www.chinasunrise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